曹时生的BLOG
 曹时生的BLOG    http://123bok.jdzol.net
数据载入中......
 
日志 公告
曹时生 发表于:2010-12-10 21:21:33
说书,这种民间艺术形式,镇上人称之为“讲传”,听书则称为“听传”。

    民国初期,镇上曾有七字名文艺说唱本《三打王家洲》流行于世。唱本根据真实的题材编写,反映的是清朝初期,镇上穷苦百姓反官府、反会馆的斗争。民间艺人就以说书的形式在沿河一带摆场,大众百姓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说书在镇上活跃的时期,老辈人讲,是解放初至上世纪60年代初的十年中。书场主要分布在南门头、八卦图、麻石弄、斗富弄、戴家弄沿河地,赛跑坦也有两处。

    听传的人尤其以夏季为多,这时,河边凉风习习,渔舟唱晚,纳凉观景听传融为一体,让人倍感酣畅快乐。

    说书的场地,摆的是三四寸宽的长条板凳或竹筒凳,摆多少条,说书人心中有数。场地中间摆桌子,桌子一只昏暗马灯、一茶壶;有的还放一香炉,香炉插香,那“香”用来计时,一柱香燃烬,就算一段,收费2分钱。也有的说书人用马蹄钟计时;也有的说书人不计时,自己掌握“火候”,到引人入胜处,鼓“咚”的一声重响:  “要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”说书人就离桌按人头收钱。

    说书人所收的钱十分便宜且合人情,站着听的和自带小凳的听众一律免费。所以自带凳的人极多。

    每当夜幕拉开时,三三两两的听众纷至沓来到沿河听传。他们根据自己的爱好,选择听传地点。说书人开始不说正传但又不能冷场,否则有心急之人拔腿走人。鼓板还得敲,先来点开场白:“一人一马一杆枪,二王相争在咸阳,三战吕布刘关张,四郎探母在番邦,伍子胥……”从一到十都有内容;但各人说的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镇上有十多位说书的民间艺人,备受大家推崇的艺人是位小名叫“贱苟”的说书人。此人口齿清楚,声音洪亮,说书结构严谨,层次分明;唱功有板有眼,绘声绘色;恰到好处地加上些形体动作,更觉韵味十足,有身临其境之感。

    萝卜青菜各有所爱。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人们还处于文盲半文盲,也无很高的欣赏水准,只是图个乐趣,让人逗笑就行。

    我最喜欢的是广场侧边赛跑坦一位叫金早生的说书艺人讲传。我开始听他讲传时,只有十岁,而讲传的金师傅约40岁左右。金师傅身材魁梧,声如洪钟。天热时,此人常常穿一件花格子衬衣。在当时来说,男人穿花格子衬衣,可说是前所末有,让人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事一传开,惹得不少人前来看新奇。这就是金师傅的高明之处,用意所在。他的目的就是招揽听众,让你屁股不由自主地贴在板凳
上。

    我和几个小伙伴去听传,从不交钱,也无钱可交,听时,我们憨起头挤上凳子,到金师傅快要收费时,我们赶紧起身往后溜。

    金师傅心明眼亮,常扯起嗓子吼:“坐我的凳子不交钱,待收场,老子找你算帐!”

    其实,金师傅是吓唬我们而已。一散场,他只顾收桌子板凳回家去,根本就没与我们较真。
Re:露天昏灯听说书
冷雨夜 发表于:2011-1-10 9:22:33
有些久远的过去
数据载入中......
数据载入中......
关于我
数据载入中......
我的专题(分类)
数据载入中......
最新日志
数据载入中......
链接
数据载入中......
日历
数据载入中......